當前位置: 外文局 > 國際傳播
“最美奮斗者”伊斯雷爾?愛潑斯坦:見證中國
發布時間:2019-09-27    來源:今日中國
[字體:]

2019年9月25日,“最美奮斗者”表彰大會在北京舉行。曾任本刊總編輯的伊斯雷爾?愛潑斯坦榮獲“最美奮斗者”稱號。

伊斯雷爾?愛潑斯坦(1915-2005)1915年生于波蘭,1917年隨父母移居中國,生前歷任《今日中國》(原《中國建設》)雜志社總編輯、中國福利會副主席、宋慶齡基金會副主席等職。1938年,愛潑斯坦在香港參加宋慶齡創建的保衛中國同盟,并任香港《南華早報》《孖刺報》編輯。抗戰期間,他努力向世界人民報道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英勇斗爭;1944年離開中國后,他在美國參加反對干涉中國內政的活動,積極宣傳新中國誕生。1951年,應宋慶齡之邀,愛潑斯坦回中國參與《中國建設》雜志英文版的創刊工作。從最初的執行編輯到后來的總編輯,再到退休后的名譽總編輯,幾十年中,愛潑斯坦為后來改名為《今日中國》的這本對外傳播雜志傾注了大量心血。如今,《今日中國》已經從最初的英文版發展成為有中文、英文、法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德文、葡萄牙文、土耳其文等8個語種的綜合性對外傳播月刊。1957年,愛潑斯坦加入中國籍,196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第六至十屆全國政協委員、常委。

為紀念這一時刻,我們選取今日中國雜志社原副總編輯沈蘇儒發表在《今日中國》中文版2005年第4期的《我心目中的愛老》一文,以饗讀者。

“中國就是我的家!”愛潑斯坦用愛溫暖著周圍的人。

我心目中的愛老

沈蘇儒

我初識伊斯雷爾?愛潑斯坦( Israel Epstein)是在1953年調到《人民中國》( People’s China)工作之后。那時,他主要的工作在《中國建設》( China Reconstructs)(現名《今日中國》),《人民中國》請他兼任改稿專家。1963年我調到《中國建設》,同愛老的接觸多了起來。

1951年,宋慶齡邀請愛潑斯坦回中國,參與籌辦英文對外刊物《中國建設》(現《今日中國》)。

80年代以后,我翻譯他的《宋慶齡——二十世紀的偉大女性》、《突破封鎖訪延安》、《見證中國》和其他許多作品,又得到他對我的研究工作的指導、鼓勵和支持,隨著交往的日益頻繁,加深了對他的了解,敬愛之情也隨之加深。

他平易近人,單位同事和熟悉他的人都親切地稱他“艾培”( Eppie或Eppy,是英文 Epstein的昵稱),大概到他八十歲以后,為了表示尊重才改稱“愛老”。大家敬愛他,是因為他對人類進步事業、中國的革命和建設事業作出了貢獻。我敬愛他,還有另一層原因,那就是作為知識分子、新聞工作者,他在許多方面堪稱楷模。

晚年的愛潑斯坦只要身體允許,就動手繼續寫作,在89歲的時候完成了《見證中國——愛潑斯坦回憶錄》。

好學不倦,勤奮終身

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說,愛老是自學成才的。他的學歷大概只相當于國內的高中畢業,十五歲就進入報界工作。據他自述,八歲時因車禍左腿骨折,臥床數月,開始認真讀書,以后終生好學不倦。現在在他寓所里占地最多的仍是藏書。因為好學,所以他的知識淵博,思想上也能永葆青春。

愛老工作的勤奮是有口皆碑的。他無論開什么會,人們總會看見他拿筆在記,這已是他記者生涯養成的習慣或者說“本能”。他所寫的稿件不到上機開印不會停止修改潤飾,精益求精。為了寫“宋傳”他焚膏繼晷、四處奔波,耗時十載:為了報道西藏,他三登雪域,前后歷時近三十年,第三次進藏時已年逾六旬,三次所作采訪筆記逾百萬字,最后才寫成《西藏的變遷》一書,于1983年出版。他又在1985年第四次訪問這一美麗的“世界屋脊”,繼續收集新的材料。

伊斯雷爾?愛潑斯坦在西藏牧區。

求真務實,直抒胸臆

愛老熱愛中國和中國文化,但他不愛中國舊傳統中那種“面子”觀,不受“明哲保身”哲學的影響,保持實事求是、實話實說的可貴風格。他所以能這樣做,一是出于誠實的品德,二是由于他把革命、進步、正義事業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特別令我感動的是他那種“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的精神,這不是一般人都能做到的。

例如,在“宋傳”中,他專門寫了一段話,說明不少書刊把他列為“保衛中國同盟”的創辦人之一是誤傳(“保盟”成立于1938年6月,他到9月才參加,11月才接任宣傳工作),宋慶齡本人在1977年給他的親筆信中說,“保盟”的名字是他取的,“這是老年人常有的記憶上的差錯”。

1938年,宋慶齡和她領導的保衛中國同盟中央委員會成員在香港合影。左起愛潑斯坦、鄧文釗、廖夢醒、宋慶齡、法朗斯、克拉克、廖承志。

老同事張彥在一篇有關他生平的文章中講到,1995年為他慶祝八十壽辰時,當時的黨中央領導人親臨祝賀。“出人意料,老壽星的一篇答謝詞,沒有半句客套話,卻是語驚四座地對我們國家對外宣傳中存在的問題提出批評和建議。這個答謝詞受到了特殊的重視,第二天的《人民日報》全文加框發表了。”

1993年有關部門安排他到南方去休假,他回來以后給有關部門的匯報卻是一大篇關于深圳、珠海兩個特區“成本昂貴”的英文出版物中不可勝數的錯誤(僅六頁內就有約五十處)。

觀察敏銳,大師手筆

如果我們所從事的新聞報道這個行業也應有“大師”級人物的話,我想愛老以他的資歷、成就、水平而言,是當之無愧的。他有敏銳的觀察力(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第六感”),能一眼就看到那些反映事物本質的現象,并用概括的或形象的手法把它們表述出來。他有很深的文字功夫,幾乎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找到一個詞、一個成語或一個比喻來恰當地描述一個人、一件事或一種狀況。

我覺得研究他的通訊集《突破封鎖訪延安》就可以寫出一篇很有價值的新聞學博士學位論文。這些通訊當時是為美國主流媒體《紐約時報》寫的,要通過國民黨的新聞檢查,所報道的則是不為世人所知或備受歪曲污蔑的中共領導下的抗日根據地,任務艱巨,可想而知。但當時年僅三十歲、卻已有十五年新聞工作經驗的他,發出了二十四篇新聞通訊,這些通訊具體、生動、通俗易懂、無政治說教,是繼斯諾《紅星照耀中國》之后的又一杰作。除新聞報道外,愛老還有一些業務方面的著述,提出若干極具理論價值的觀點如“事實是第一位的,寫作技巧是第二位的”,“保持板道上的平衡,既報成績,也報問題”,“對外發出的新聞或評論,一定要與國外讀者的社會生活搭上點兒邊,否則不如不發”,“宣傳一定要客觀一些,辯證一些,盡力避免作絕對肯定性的預言”等等。

1985年,重訪山西時,在黃河畔同孩子們合影。

有人情味,富幽默感

愛老待人接物有人情味,他的作品中也充滿了人情味,對人和生活的描述很多。在他的回憶錄《見證中國》中隨處可以感到他濃郁的親情、友情和同志情。他也有很強的幽默感,平時我去探望他或找他談工作上的事,他總會講兩則笑話給我聽。在回憶錄中,他還記述了宋慶齡說的一些俏皮話和趣事。我還發現愛老雖然不認為他是詩人,心里卻很有些詩情畫意。這里是他回憶錄中的一小段:

“這時已是四月,路旁的樹木和麥田剛顯出一片嫩綠。我陶醉在這片熟悉的稚嫩的很快就會消失的色彩中——每年,在冬季光禿禿的褐黃色和夏天潮濕的、濃密的綠色之間,總有這么一段短暫而使人感到溫柔的過渡期。它顯示出大自然每年給予華北地區的新生。華北,這是我成長的地方,我所認識的惟一的真正的故鄉。”

多么美的意境!要知道,這是他在“文革”期間被非法押送入獄時凝望吉普車窗外大地時所產生的啊!

愛老在他回憶錄的最后一段里寫道:“在以后十年里——如果我能活這么長的話——我也許還會寫一段‘尾聲’。”我相信他一定會寫出這段“尾聲”的。到時候我也一定還要自告奮勇把他這段“尾聲”譯成中文。

伊斯雷爾?愛潑斯坦在長城上。

河南十一选五单注多少钱